去你的大义

高举喵大喊バルスーー

【茨狗】请把月亮偷走吧01

茨狗干货少,根本吃不饱。把lofter都扒一了遍。

 

关于人物名称一些前提:

由于原作名字都是直接使用妖怪名称的称呼方式,但在文章中作为人称有点拗口,于是二次创作时为了便于区分人物和阅读上的舒适,稍对人名做了重编。有望谅解。

茨木童子:津岛茨木

大天狗:田岛未羽,自称大天狗。


这是个现实世界的故事,很遗憾没有妖怪。


年龄跨度大,请三思后阅读。





 

请把月亮偷走吧

茨木X大天狗

 

他们是浪迹荒野的野狼和孤独城堡自诩高傲的笨蛋王

 

Scenario

 

1

“喂,小子别以为再耍小聪明就可以逃了哦!”茨木一低声喝,板着脸仰仗宽厚结实的身板颇为霸道地拦住那臭小鬼的去路,明显感到还没他肩高的身子抖动了一下,茨木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,面目狰狞的刺青在挽起的袖管下吐着信子,染成白色的长发嚣张地披在肩头,男人居高临下心想自己的样子确实挺有威慑力的,要不也不会被拜托来做这种事了吧,他说:“最近总是来便利店里捣乱的小偷就是你吧。”

“喏,快把东西交出来。”茨木怒目圆睁,让自己看上去像个恶煞。 

然而对方似乎并未被茨木恫吓,男孩抬起头,苍白的脸看不出表情,冰蓝的眼瞳直直地撞向要抬头才能对视的成年男子。不以为意地撇嘴说:“大不了付钱就是了。”

“哈?”什么叫做大不了!茨木听了气不打一处升上来,整个脖子都涨红了一圈,二话不说提溜起这小毛贼就要往警察局拖去,手里捉着的人颤颤巍巍的脚尖离了地,哗啦一下怀里掖着的吃食掉了一地,倔强地扭动身子,两只小拳头不住地朝他身上招呼,轻重不一地落在男人强壮的体魄上,边喊着:“混蛋。”知不知道谁才是混蛋。茨木呲着牙,刚走到门口,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泄了气,架着小鬼折回到收银台,把人往桌上一按。

茨木阴着脸:“是贼三分理,那么姑且听你说说看吧。”

坐在冰凉的桌面上的男孩揉着被硌得生疼屁股,摆出张臭脸,因为方才的争执额角的头发散开,露出隐藏起来的伤口,面对男人的威压不甘示弱地把脸别到一边,一副准备打拉锯战的样子。惹得茨木刚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几分。

“你……”茨木刚要发难,一阵响亮的咕噜声划破剑拔弩张的气氛,他看向男孩的肚子又看向男孩,难得的,冷漠却稚气未脱的脸上晕开了一抹桃色。两人就这么杵着,最后茨木认命般地用鼻子喷了口气,笨拙地将他从桌上放了下来命令到:“站着别跑。”

边说着,转到一边的货架上取了和泡面,回收银台自己结账付了款,又推搡着男孩朝员工房间走去,麻利地把面热上夹好筷子,推着男孩出了便利店的后门。站在狭窄的巷子里,茨木有些尴尬的看着至始至终臭着脸的男孩。虽然他不讨厌小孩,但对他来说,从男孩到男人,就像是遇到了一种生物到另一种怪物的剧变。就如何同孩子打交道这一点上,堪称地方一霸的津岛茨木——成年未婚无子,在他短暂而可悲的二十三年人生阅历上,那点贫乏的知识储备中就仅剩下万圣节发糖果那样的例行公事了。

 

两人无语对视,或许是拿着泡面的关系,茨木觉着不是正经的气氛,最终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喏,端牢了。”他把面盒朝男孩手里一塞,“不要糊掉。”

原本以为还会迎来什么严厉的责骂,男孩微启双唇,愣愣地看着男人,感受到温热在手心扩散逐渐变得发烫一下一下刺激着皮肤。

“怎么不吃。”见他没了动作,茨木皱起眉头。

“我不需要别人施舍。”男孩咕囔到。

茨木听了哭笑不得,只得说:“哈,我干嘛施舍你?本大爷从不施舍东西,混蛋才会那样干,我付了钱这是对等得到的东西,现在我请你吃,怎么又是施舍?快趁热吃,别待会我回心转意了,不要浪费了粮食啊。”

大半会儿,似乎想通了又或许实在太饿了,呆立不动的男孩才蹲下身子,低声说了:“谢谢。” 

“嗛,这回到人模狗样的了。”茨木哼笑着刁起烟,大大咧咧地在后门的台阶坐下,默默地打量起他,对比自己的身高他不算矮,但有些消瘦,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,有着一双独特的蓝眼睛,还有那一头醒目的浅色短发给人不健康的印象,茨木想到白化病人,接着视线划过还带着女孩一般秀气的面孔,最后停留在额头的伤口。只见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揭开盒盖,咽了咽口水,热气伴着香味在秋日午后干燥的空气中蒸腾,和劣质的烟雾缠绕在一块弥散在阴暗的巷子里。雾气里茨木似乎感到男孩的面孔恢复了些血色,他吃的不紧不慢,也没有声音,不像是茨木熟悉的那些流窜于街头巷尾的野犬们。


良久,咀嚼着口中尼古丁的香味茨木舒服地眯缝起眼睛问:“看你穿的整齐确实不像个小偷。那你总能告诉我为啥做坏事了吧?”

男孩眨着眼想这样小儿科的判断才奇怪呢。细细地咽了食物,方才开口说:“没有原因。”

“没有原因就偷东西吗?”这回轮到茨木搞不明白了,“你肚子饿晕了吗?”

“才不是因为这个。”

“那还真是奇怪。明明有钱能买却要偷?觉得这样很好玩吗?”

男孩没有回答,只是抬头还了茨木一抹傲慢的笑。男人觉得这应该是今年遇到的最奇怪的人了,但总比无聊的过上一天要好些。


“喂,小子你叫什么。”

“大天狗。”

“咳,这算什么?不是说笑?”

“不说笑。”大天狗捧着面盒一本正经道。

“你可知道大天狗的威严?”茨木比划了下男孩的身材,从哪都挑不出能同天狗比拟的地方。

“就是这样才好。”男孩不甘示弱地回击。

“臭屁家伙。”茨木咧嘴一笑,明明还是只毛没长齐的雏鸟,湛蓝的眼睛里却闪着不甘示弱的花火。

果然还是小孩,不过也罢,茨木可没这么多烦人的心思,既然是被拜托驱散小偷,那店长想必心里也有数目,要是把孩子交给店长反倒会让人徒添困扰吧。这个城小的同螺蛳壳一样,街坊邻居若碰上熟识的往往碍于情面。既然已经被教训过了,也就这么放过吧。


“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临走时茨木从口袋里掏出压得变形的热狗面包,动作变得有些犹豫,半晌,挑出里边的肉肠倒进面碗里。大天狗看向他,茨木瞪了他一眼:“剩下的是晚饭。”说完便把面包皮塞回裤兜。

“那么大天狗,不准再有下次了知道吗?”他说的时候表情严肃。待大天狗颔首应答,才不甘愿地别过头去。既然叫自己天狗,还真是有趣,但即便再给碰上了,就算是顽固高傲的恶鬼茨木也不怕再捉一回。于是嘲弄似地说:“若下次要做坏事,至少先把你蹩脚的拳头功夫给学好,这么弱的大天狗让鞍马山的神明听去了估计会羞愧死吧。吃完了便去吧,别让家人担心了。”掸去制服上的烟蒂,茨木在大天狗背后关上了员工室的门。


大天狗孤零零地挪到茨木坐过的地方座下,台阶上还留有人体的温度,似乎有些落寞。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,也许被骂的更惨点,或者被带到局子去才能让他安心点?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。他盯着面汤里滚动肉肠,汤汁浓厚的香味裹在上面透过微弱的温度无力地在鼻尖打转。黑黝黝的巷子往上,头顶是秋天明朗的蓝色。男孩抽了抽鼻子,心想真是个奇怪的人呀。


 

交班的时候,后门早就不见了大天狗的身影。面盒被一并收拾的干净不留痕迹,果真像天狗一般了无踪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茨木耸耸肩闷哼了一声,点起烟同最后一丝黄昏的霞光融进昏沉的夜幕中,北风如期而至。


待续,超长待机




在刚开始写这文的第一天茨木回家了,感动上天。狗子!迷途少年你为何还不回家QwQ。茨木啊,可惜阿爸是非洲三低劳工(低效率、低产出、低质量),肝不动御魂带你出去也只有给你丢脸的份,脸狐主力地位不可动摇(噫)。

脑补这两人性格和相处关系的时候觉得,如果这样就应该会这样,但一定是自己想多了。



开头英文是歌曲名,无聊的话可以找来打发一下。

失的直明,Scenario

评论(4)

热度(55)

  1. 元気桃去你的大义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去你的大义 | Powered by LOFTER